蔡徐坤为什么起诉B站 蔡徐坤打篮球是什么梗? 文章来源:澳门太阳城   2019-04-13 16:18

  此前通过“偶像练习生”C位出道的蔡徐坤,收获了一大批年轻粉丝,并且成为中国第一流量小生。随着人气的增加,有粉丝表示,B站的一些UP主通过上传了一系列所谓的“”蔡徐坤视频来博眼球吸引点击。为此,蔡徐坤的粉丝团官微12日傍晚时宣布,已针对B站上各种恶意剪辑辱骂暴力血腥视频给b站发去了律师函。

  12日晚间,B站通过其官微进行了回应。B站表示,“律师函经热心网友转发后已收悉,蔡徐坤先生的感受我们很关注。B站一直重视保护公民的隐私权、名誉权,法律的问题交给专业人士处理,相信法律自有公断。”

  而文末,B站推荐了一篇关于公众人物名誉权的评论文章《从范志毅败诉,看监督中“公众人物”的名誉权问题》,并附带了一个兴趣主页“看了震惊的身边事”。

  说到蔡徐坤,相信不少人应该是有听说过他的名字的吧,此前在偶像练习生当中的表现也是挺优异的,更是在偶像练习生当中获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这也给他带来了不少的曝光度和商演广告的机会,在此前NBA的广告当中,蔡徐坤的球技真的是让不少网友吐槽,更是让不少的网友弄出了一个打球像蔡徐坤的梗。一起来了解下打球像蔡徐坤是什么梗。

  蔡徐坤于1998年8月2日出生,以练习生的身份出道,在各大综艺节目当中,有获得了不错的成绩,因为在偶像练习生当中的不错的成绩,直接以Nine Percent组合成员之一出道了。不过有了解过蔡徐坤的网友应该了解过此前蔡徐坤给NBA打的广告吧,在广告当中,蔡徐坤运用极为夸张的球技,让无数人震惊。更是有网友突发奇想,在某社交平台上发了一句you play basketball like caixukun,并且进行了翻译,翻译结果是你的篮球打得真好。

  这也引发了不少网友的热议,尽管蔡徐坤的人气不低,但是在NBA广告当中的球技真的是让人难以恭维,当时成为NBA的代言人的时候,给其拍的广告就让无数球迷喷的体无完肤。如今这个梗的出现更是让人觉得是高级黑。

  不过蔡徐坤在宣传片中大秀的球技,将篮球和街舞结合起来也的确是挺有意思的,算得上是独树一帜了。不过你千万在不要在球场上对着别人说,你打球真像蔡徐坤,对方可能会放下球,跟你干一架。

  2002 年12月18日,上海静安区法院对原中国足球队队员范志毅因上海《东方体育日报》登载他涉嫌的报道,状告文汇新合报业集团侵犯名誉权一案做出一审判决:对范志毅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这是十多年来因体育新闻引发的官司中媒体少有的胜诉。审判中,法院对新闻规律的尊重和先进的法律理念,在这起官司的胜败之间起到了重要作用。在判词中,有这样的内容:

  “其消息来源并非主观臆造,从文章的结构和内容上看,旨在连续调查传闻的真实性。即使范志毅认为报道指名道姓有损其名誉,但在媒体行使监督的过程中,作为公众人物的范志毅,对于可能的轻微损害应当予以忍受。从表面上看,报道涉及的是范志毅个人的私事,但这一私事与社会公众关注世界杯、关心中国足球相联系时,这一私事就不是一般意义的私事,而属于社会公众利益的一部分,当然可以成为新闻报道的内容。新闻媒体对社会关注的焦点进行调查,行使报道与监督的权利,以期给社会公众一个明确的说法,并无不当。”

  可以看到,静安区法院在判决中,明确地把公众人物的名誉权和一般公民的名誉权问题区分开来,认为新闻媒体在报道与公众人物有关的公共事件时,该公众人物对报道可能对其名誉造成的轻微损害应当予以忍受。

  其实,当我们翻看世界新闻史,这样的判决并不陌生。1960 年,《纽约时报》刊登了一黑人组织指责蒙哥马利市局长沙利文黑人运动的广告,沙利文提出起诉,他列举了广告中的材料有几项是不真实的。结果法院判决《纽约时报》赔偿沙利文50万元。《纽约时报》向美国最高法院上诉。1964 年,最高法院否定了原判。判决书认为,提倡大胆的辩论有利于社会,而在辩论中,不可避免地会有一些不准确的说法。如果抓住这些错误说法加以惩罚,就会窒息这种重要的讨论。从此,美国在审判公共官员诉讼媒体侵犯名誉权案件时确立了这样的原则:公共官员除了必须证明新闻失实外,还要证明媒体含有实际上的恶意。接着在1971 年“罗森布鲁姆诉大都会新闻有限公司案”的判决中,美国最高法院又将这一原则扩大到批评公共官员以外的公众人物。判决认为,一个人虽然不是政府官员,但他参加了公共活动,对社会公益有影响,就成为公众人物,报纸就有权像批评官员一样对他进行批评。1974 年,美国最高法院把公众人物分为完全的公众人物和有限的公众人物。前者是指很有名的(包括好名和坏名)、引起公众注意的,具有说服力和影响大众的地位和能力,而且在大众传媒中经常出现的人。有限的公众人物指在解决有争论或有不同意见的问题时自愿参加重要的公众辩论,以便影响的人。

  虽然我国同美国在社会制度和文化背景上存在着很大的差异,但是权力必须受到监督是现代制度的共同准则。之所以在名誉权官司中,对公众人物和对一般公民的处理进行区别是由于公众人物的言行往往引起社会关注,牵动社会,产生社会影响。他们拥有更多的社会资源,承担着更大的社会责任,理应接受更加严厉的社会监督。对于与他们有关的事件进行新闻报道和监督,就不仅仅是满足社会公众的好奇心和知情权,而是一个社会实现公平和正义的需要。北京大学法学教授贺卫方认为,对国家公务员和其他公众人物能够提起名誉诉讼权的资格应该加以严格的限制。因为公务员握有相当的公共权力,行使权力的过程和方式是否合法,乃至日常言谈举止是否妥当,对于社稷安全、公民权利的保障至为重要,应该受到传媒严厉的监督。如果允许公务员轻易地提起名誉诉讼,则必将导致言论自由权利的丧失。至于其他公众人物,之所以得到与公务员相当的对待,是因为他们拥有利用传媒澄清不实报道的能力。这是对等原则的体现。②新闻报道和监督的目光聚焦在公众人物身上,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是一个健全社会的正常需要。而新闻报道和监督的客观属性又决定了它们不可能像司法机关的侦查和审判那样缜密周详,如果在报道任何事件时媒体对一切细节都要谨小慎微、百般精确的话,新闻本身的时效性便谈不上了。同时,媒体在批评公众人物时,由于地位的局限,不可能保证决不出错,只允许完全正确的批评往往等于压制批评。中国社科院法学所的张新宝教授指出,为了维护公民名誉权和监督两者之间的平衡,应当区分公众人物与一般公民,对于公众人物的名誉权、隐私权作适当的弱化保护处理。③当然,这只是从法院角度阐述问题,作为新闻工作者,不能以此为借口放松坚持新闻真实性的原则。

  从根本上说,限制公众人物的名誉权并非因为他们的个利低于一般公民,而是法律面对个人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的冲突所作的权衡和调节。个人隐私一般应受到保护,但当个人私事甚至隐私与最重要的公共利益生活发生联系的时候,个人的私事就已经不是一般意义的私事,而属于的一部分,它不受隐私权的保护,而成为历史记载和新闻报道不可回避的内容。1931 年,美国最高法院丹尼尔官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公职候选人私生活状况对选民公开,乃为公共利益所必需,在此种情况下,该权(即隐私权)并不存在。献身公共事务,其私人生活无法与所从事之职业完全分开者,则该权亦不存在。”④诚哉斯言!公众人物的许多个人情况同公共利益密切相关,他们的事业不仅是他们自己的,也是社会的、公众的,公众有权了解他们的事业及与他们的事业有关的个人的情况。因此,他们不能像普通公民那样享有完全的隐私权,这是公共利益优先原则的体现。


返回
有心意 更有新意
欢迎拨打
  
澳门太阳城 版权所有